快捷搜索:  

:捡肥皂什么意思(澡堂捡肥皂的危险性)

“开饭了!”院里传来大铁桶的声音。

午饭两个馒头,一勺烩白菜,运气好的里面有两片肉。

“和尚”这次不但抢走唐古拉的馒头,把盆里的白菜也倒在自己碗里。

唐古拉没做声,他暂时不需要吃东西,没所谓。

澡堂捡肥皂的危险性

花太平看不下去了:“‘和尚哥’,这孩子干一上午活儿,一天不吃饭不行啊,你好歹给他留点。”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和尚”一个大耳光抽在花太平圆脸上,登时留下一个红巴掌印。

“你!怎么打人?”花太平捂着脸,嘴唇哆嗦。

“早他*看你不顺眼!”“和尚”瞪着俩眼,抡圆胳膊又呼过来,“啪!”

“哎呦!”“和尚”大叫一声,握着自己腕子,一只手掌通红。

唐古拉挡在花太平身前,“和尚”这一巴掌正拍在唐古拉肩头,唐古拉眼都没眨一下,“和尚”却因用力过猛一只手肿起来。

澡堂捡肥皂的危险性

“我泥马,小兔崽子炸刺儿是吧?”

“和尚”冲到自己铺位拿出木棒,号子里犯人们一起围向唐古拉和花太平,眼看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哐哐哐!吃饱撑得是吧!想住单间的说一声!”门外一名管教手持橡胶棍敲打铁门。

犯人们赶紧散开回到自己铺位。

“和尚”恨恨地盯着唐古拉,“小崽子等着,别仗着有膀子力气,我泥马不能死你‘和尚’俩字儿倒着写。”

唐古拉冷漠地看着只到自己肩膀的“和尚”,一言未发,他压根不把“和尚”放在心上,更不屑与和他争执,心里在琢磨“和尚”倒着写有什么意义。

午间休息一小时,下午继续扛木头。

“小唐啊,你可闯下祸了。”花太平肩膀扛着原木一头毫不费力,后面的唐古拉承担了绝大部分重量。

“这些人咱可惹不起,都是混的。还三四天我就刑满释放了,到时候剩你自己你可咋整?”

“没事花叔。”唐古拉嘴角略微动动。

“唉!年轻人火气壮,吃亏啊!我就是教训。”

“花叔。”

“嗯?”

“晚上那事儿你自愿的吗?”

“我。。。我呸!想起来我都恶心。”花太平白脸变成猪肝色。

“‘和尚’是变态吗,怎么好这个?”

“唉,你年轻不懂,”花太平回头看看唐古拉,“爱走东的不走西,爱日皮鼓不日比”。

七号的犯人们抬了一天木头,个个浑身散架叫苦连连,木屑和木刺粘在身上又痒又扎。还好得到一项奖励:洗澡。

唐古拉监狱有座公共澡堂,号称每周开放一次,但实际上只给管教和士兵们洗,至于犯人,想都不用想,毕竟监狱用水都得从六百里外的平台市拉。

所以洗澡算是一项很大的奖励。

犯人们拎着毛巾肥皂排好队进了澡堂,一进去就喧闹起来,吹着口哨,大声讲荤段子,彼此动手撩拨。

有打开淋浴冲身子的,更多的跳进池子里泡澡。大冷天儿的浑身被热水一泡,舒服得直打激灵,至于澡池里的水是不是上次管教们洗剩下的已没人在意。

“小崽子,”“和尚”戳了下莲蓬头下的唐古拉,“我肥皂掉了帮我捡起来。”

唐古拉扭头看看,澡池边上一排矮铁凳,铁凳下面躺着块肥皂。看了一眼继续洗头,没搭理“和尚”。

澡堂捡肥皂的危险性

“我泥马。。。”“和尚”嘴里骂着并不敢贸然动手,唐古拉一身线条分明的肌肉让他自愧不如。

“别特么泡了,都出来给我收拾这小崽子!”“和尚”吃了瘪,急于找回面子。

犯人们听到老大召唤,赤条条跳出澡池,围住唐古拉。

“我来捡我来捡,”花太平见势不妙弯腰撅腚伸手到矮凳下面去摸肥皂。

“去你的老梆子!”“和尚”冲过来一脚蹬在花太平撅起的大腚上,花太平猛地撞上铁凳,满脸开花。

“花叔。”唐古拉上前扶起花太平,“你去洗洗,我来捡。”

“你别。。。你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小伙子。”

“没事。”唐古拉嘴角微动,弯腰摸向肥皂。

身后“和尚”挺枪便刺。

唐古拉早有防备,回手掐住“矛头”,站起身来,往上便提。

“哎呦窝曹,疼,疼。。。”“和尚”竭力踮起脚尖,“短处”在别人手里,不敢发力。

唐古拉泛起一丝笑意,手掐“和尚”“短处”猛然上抬,“和尚”刹时双脚离地,悬空躺平,惨嚎连连,“哎呦窝曹啊!~救命啊!~”

见老大狂喊救命,犯人们冲将过来,唐古拉又往上提了一下。

“啊!~”“和尚”大叫一声,“你们别过来!小。。。大哥,求你放手!断了~啊~,我求求你了大哥!”

唐古拉怕“和尚”印象不深刻,并没马上放开,掐着“短处”往头顶便抡。

“和尚”“短处”猛然变长,在半空中命悬一“线”,哭喊声已变了腔调。

澡堂捡肥皂的危险性

小弟们见唐古拉把“和尚”当鞭子玩儿,“鞭梢”要断,看着都疼,个个护住自己“短处”,哪敢上前半步。

“鞭梢”将断未断之际,唐古拉总算把“和尚”丢在地上,地上净是肥皂沫,“和尚”坐滑梯般一背撞在墙上,捂着自己变形的“矛头”,嚎啕大哭。

经过这场澡堂甩鞭子表演,回到监舍除了花太平没人敢靠近唐古拉,在他面前个个像老鼠见猫,“和尚”更是躲在墙角缩成一团自顾呻吟,看都不敢看唐古拉一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