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桃花仙人(“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有人说此时的唐伯虎科场失意、放纵自己是颓废?也有人说此时的他已经放下所有,是在享受生活,是悠闲!今天画师就带大家来一起看看当时的唐伯虎!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首先我们先看看全诗: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说句实在话,应该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通过周星驰的电影了解到这首诗的,这首诗非常通俗易懂;也没有太多深意,更多的就是当时唐伯虎的一个生活状态。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唐伯虎名唐寅,明朝著名画家、书法家、诗人,与祝允明、文徵明、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四大才子(当然这四大才子确实有真才实学的,绝不是画小鸡吃米图那一类似的人才)。唐寅祖上是将军出身,也算大富大贵,但是到他父亲这一代,已经是靠经营酒馆为生了。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唐寅从小就展露出很高的才华,10多岁时唐寅就以第一名补苏州府府学附生。但是父亲酒馆生意做得不错,唐寅少时家中也没有太缺钱,所以并未想过考取功名,日日饮酒吟诗也算快活。可惜好景不长,唐寅成婚才几年,父母亲,妻子,子女相继去世;家庭情况越来越差;最终在好友祝枝山的劝诫下,唐寅才下定决心,认真读书参加科考。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三年之后,唐寅前去参加科考;可是唐寅的老毛病又犯了,科考期间竟然和好友出去宿妓喝酒,放浪形骸。这些事传到了御史方志那里之后,唐寅自然就名落孙山了。不过当时的苏州知府非常惜才,就联合苏州名士请求再给唐寅一个机会,方志才同意让唐寅“补遗”参加乡试。当然唐寅的才华不要怀疑,高中应天府乡试第一,唐寅的唐解元的称号也是由此而来。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唐寅本就有些傲气,中举之后更是狂放不羁,日夜流连欢场,好不快活;当时他的好友曾劝诫他“夫谓千里马,必朝秦暮楚,果见其迹耳。非谓表露骨相,令识者苟以千里目,而终未尝一长驱,骇观于千里之人,令慕服赞誉,不容为异词也。”让他把不要太过得意张扬;文徵明也写文劝诫他收敛一点;结果唐寅直接回怼我生来就是如此,你看我不顺眼,那就别和我交朋友。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之后的唐寅更是狂傲得不行,入京参加会试之后,还未放榜,众多学子聚在一起喝酒唱歌,当然免不了讨论下会试成绩。唐寅喝了几杯酒那更是不得了,当众放言:会试第一名一定是我唐寅。也许唐寅是对自己有信息,可是别有用心的人可不会这么想。很快有人举报主考官程敏政提前漏题,上面一查,此次题目会试题目相当有难度,但是仍然有两人答得十分完美,那就是徐经和唐寅。再结合唐寅还未放榜就自信第一的表现,徐经和唐寅联通主考官一起被打下大狱。虽然后面经过查实,徐经确有提前知晓题目的嫌疑,而唐寅完全就是靠自己的才华答题。但是没有真凭实据,唐寅仍被黜为浙藩小吏,终生不得再参加科考。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从此唐寅的仕途算是被完全断绝了,而唐寅对浙藩小吏的官职深恶痛绝,甚至觉得这就是耻辱,坚决不去就职。之后唐寅回到自己的故乡,现在家乡的人对他再也不像之前那般友好,续弦之妻更是天天吵闹,唐寅不得已只有休妻。极度烦闷的唐寅决定出门远游,游玩一段时间后回家的唐寅又身患重病,经过这两番折腾,唐寅家中已再无可用钱财,开始卖画为生。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不久之后唐寅收集钱财买下已经废弃的桃花坞,修建了几间茅草屋,并取名为桃花庵。我们所看的《桃花庵歌》就是在这里作成的;桃花庵落成后,花开时节,唐伯虎经常邀约朋友来桃花坞,狂歌痛饮,醉后各自歪歪斜斜,颓然花树之下,鼾声大作。从此唐寅就在这里一片桃林,一壶美酒,不问世事,畅意人生。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有人认为此时的唐寅已步入中年,试图断绝,家业中兴无望,只剩下满腹才华,可惜这才华又无处可施展,所以此时的唐寅充满了愤懑与不甘,只有日日饮酒麻醉自己。就像现在的人一样越是伤心绝望,越要表现得不在乎,越要去尽情狂欢。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的唐伯虎是颓废还是悠闲?

也有人认为此时的唐寅经过人生各种大起大落,又大病一场,早已看透世事,与五柳先生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一样,更多只是想过以花为朋、以酒为友的闲适生活。这种与花为邻、以酒为友,无论酒醒酒醉,始终不离桃花,年复一年,任时光流转、花开花落而初衷不改的生活,岂不悠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