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打call是什么意思(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一个又一个瘦弱的阿宅骑在另一个同样不健壮的阿宅肩上向舞台冲去,他们跟着鼓点向舞台交替伸出双手,触摸黑暗的酒吧里最耀眼的光。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图源水印,下同

迪斯科灯球下,满身大汗的“二次元们”压低自己的腰杆,脚下穿了一双隐形的轮滑鞋,并不整齐地跳着旁若无人的舞步。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大多数人手里空无一物,但如果你能从裙底下还是不知道什么的次元口袋里掏出两根冒着亮光的棒子,那你就能收获周围黑压压一大片阿宅的赞叹声。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这不是漫展,也不是什么小偶像粉丝集会,而是前几周晚上我和朋友看的乐队演出现场。

演出的主人翁是超级斩HyperSlash,一个国内的电子核乐队。如果你不幸在无聊的时候看过《乐队的夏天》,那么你很可能会注意到这支与主流审美格格不入的”新人类“乐队。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但他们不是本文的主角,把镜头对准舞池下一个个再普通不过的粉丝朋友,混迹在他们之中的,是我们真正的主人翁——御宅族HOMEDA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B站同名

他是这场地下“打call”演出的策划者之一,他们叫作跃动族,一个专业的现场表演团队。

在跃动族看来,这样的表演不是在应援,更像是一种对自我的表达与释放。

虽然手中没有握着打CALL棒,虽然没有座位也没有空凋,但他们却可以更加投入和自如的面对着这些和自己同为普通人的地下偶像,一起完成这场位于城市黑暗角落的秀。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许多年前的某一天,当HOMEDA第一次混进日本地下偶像的演出现场,看到甚至比舞台上金光闪闪的小偶像,更加投入与耀眼的台下霓虹阿宅,我想他受到的冲击不会亚于你我。

在这之前,我们对地下偶像现场的了解,往往来自于这样的新闻“地下偶像因嫌弃宅男太恶心退圈”、“地下偶像同时私联多名粉丝骗钱”。仿佛她们和她们的粉丝,永远属于不入流的地下文化,是一群不被阳光社会接纳的异类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但普通女孩也拥有着和大型企划公司偶像同样的梦想,偶像宅们也都是同样愿意用浑身解数诠释自己的愛。

在拥挤而秩序森严的大型偶像演唱会,御宅族整齐划一地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与台上精致的妆容与昂贵的舞美相得映彰。

这是属于我们认知范围内,正统意义上的打call。偶像宅会更随着音乐的强弱拍,一边用手中的光棒和响亮的口号为台上的偶像应援。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当然还有一种属于光棒表演的范畴,叫WOTA艺。手部动作和编排比之丰富得多,从视觉上一步到位抢夺舞池的C位。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而在昏暗脏乱的地下Livehouse,他们终于得以跟着节奏随意地扭动着自己的四肢,但又不愿意抛弃偶像文化中的“打call”要素,于是就有了“2STEP”“DnBstep”这类,介于应援与蹦迪之间的现场舞步。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图源HOMEDA

这些舞步严格上来说还达不到成为独立舞蹈的完成度,而是偶像文化和地下现场两种截然不同的亚文化交融的产物,简单一点说,就是中二的蹦迪

在油管或者B站随便一搜,你就能看到社畜装扮的中年男子,在空无一人的广场上试图教会你如何摆动双腿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在扭秧歌。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BV1QJ411y7DU

又或者是标题坦坦荡荡写着“宅男蹦迪”的迪厅录像,几十个穿着二次元印花痛T的阿宅,在舞池中央表演着他们绚烂的肢体语言。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BV1LB4y1A7XH

也许在旁人眼里他们的舞蹈和广场舞大妈的差距就是BGM不同,但从他们认真热血的眼神和冲破体魄的干劲来说,我相信这一定比广场舞减脂得多。

这样的国内现场视频,有很大一部分拍摄于“踏区”,一个由跃动族举办的综合各种玩法的二次元向club活动。

HOMEDA从未想过踏区居然急剧扩张成了所有爱好者翘首期盼的大型活动,继而霸占了所有国内视频网站的词条。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图源HOMEDA

就像他也从未想过,跃动族能从自娱自乐的蹦迪打call组织,走到舞台之上,走出人群之中。

 


 

这两年谈什么故事都无法避开这两个字,疫情,今天也不会例外。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困住的不只是想要来到国内的音乐人,还有想要出国蹦迪的HOMEDA。

好在他还有同样难耐的朋友:红毛neko、竹子熊。来自天南地北的大家通过微博、B站结识,自然而然地聚在一起。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图源HOMEDA,下同

本身就喜欢集体出没整花活的偶像宅、宅到世界末日但一听到ACG音乐就会突发癫痫的阿肥、在全国舞厅神出鬼没的神秘舞者、甚至地下偶像本人,渐渐齐聚一堂。

怀揣着同样的初心——想要在现场用肢体来表达喜欢的音乐;也遭受着相似的煎熬——自己与舞池中的其他人无法融入,完全不同圈子的亚文化的激烈碰撞,跃动族就这样诞生了。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今年7月,跃动族的9名成员坐上了去北京的高铁。他们受邀参与拍摄超级斩的《隐形绅士》MV,这也成为了他们踏上正式征途的第一步。

拍摄结束之后,剧组在烤肉店聚餐时,他们中的某个人连上了音箱,开始播放ACG歌曲和偶像歌曲,于是整个饭桌就变成了舞厅。人们跟着音乐开始跳起熟练的舞步,开始放肆地喊着应援call,这大概就是音乐的力量。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从漫展到街头,再到夜店,跃动族正在带着2step在国内一步步,从相对小众具象的二次元场景走向更多的人群。

但这并没有让他们赚到什么钱,换句话说,他们想的也不是赚钱。事实上,他们并非我们想象中的那样“专职打call”,而是在本职工作之外同时兼顾着跃动族的活动。

HOMEDA在舞者的身份之外,还同时是一名DJ,但又不是传统派对中的那种类型。他往往会负责地下偶像开场前的热场工作,也就是在Livehouse里面播放各种J-POP音乐,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他想要借助自己DJ的身份,让二次元文化与夜店文化相融合,终有一天,让阿宅也能适得其所地霸占舞池的最中央。

梦想虽然听起来遥不可及,但当你聚集了一群愿意为了彼此挥舞双臂的人,未来似乎就没这么远了。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他们的舞步,与其说是一种舞蹈,倒不如说是一种现场行为。有人想要玩的好看,但是大多数的人只是想找到一种在J-POP中最放松最自在的方式。它没有比赛,没有统一的规制,更没有进步的需求,只需要大家一起玩起来,仅此而已。

习惯性社死的二次元,选择去夜店表演“打call”

BV19K411F7bR

“一起,战斗到最后吧!”我想用超级斩的宣言来描绘HOMEDA和跃动族的梦想与行动。也许某一天,我真能天天看到,夜店里舞池中央扭动着的,不再社死的自信肥宅老哥、

至于你们想的“二次元葬礼打call”服务,应该是不会有了,除非你真的想看80多岁的老二次元们集体被自己的手脚绊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